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Nic小說 > 古典架空 > 仇敵 > 第9章

仇敵 第9章

作者:蕭靜姝韓兆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4 14:11:51 來源:番茄

韓兆怔住。

他下意識轉頭,看向窗外。

綠蘿同他一起看去,窗外,太陽西斜,院牆內的大樹投下一片迤邐陰影。

“……石大人的意思是,要讓孫洲道的家人連坐,讓孫家的家產充公,而男的,流放為奴,女的,入坊為娼?”

議事殿中,蕭靜姝微微皺眉,坐在上首。

石青站在下麵,俯首拜道:“臣正是此意。那孫洲道狼子野心,冒犯天威,竟用一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庶民,玷汙聖人的名聲。若是此等罪過都能不株連九族,那往後,聖人的威嚴要如何樹立,皇室的名聲,又要如何維持?!”

石青聲聲鏗鏘,擲地有聲。

齊安林站在一旁,扼腕著急著:“哎呀,石大人!你說你!你不是同我說,你要進宮麵聖,是有政務要事嗎?若是早知道你是要對孫家趕儘殺絕,我就不帶你進來了!”

大良法度,若無聖人召見,想要自己入宮,需得四品以上,或有重臣帶領。

而石青是諫議大夫,位列正五品上,若不是齊安林帶著,除了早朝,是不能單獨進宮的。

石青抬頭,望著齊安林,長歎一聲:“石某知道,齊大人最是仁心,但此刻,若再對孫洲道家人於心不忍,那受損的,便是聖人!齊大人,你我忠君愛國,無論如何,都是聖人的臣子,要以聖人為先。聖人,臣懇請聖人,對孫家降下罪責,流放充妓,以儆效尤!”

石青語氣堅決。

齊安林急得在大殿上團團轉著。

蕭靜姝冷眼在上首,看著他們一唱一和。從今日午後,有使監通報,說是齊國公求見時,她便猜到了,應該是為孫洲道的事情。

但她冇想到,齊安林這個老狐狸,竟還帶了個石青過來。

她大約能猜到齊安林的想法。

孫洲道此人,家中妻妾族人眾多。

據說當初,孫洲道因為土地兼併之事落難時,他家中族人就日日去齊國公府門口跪地哀求,以孫洲道曾為齊安林辦了幾件事為由,一個勁央求著,一定要齊安林將孫洲道救出來。

那次,孫洲道的事還冇鬨大,齊安林又隻是順手,便幫了孫洲道一把。而現在,孫洲道既死,他家中族人正午時便得了訊息,想來,已是悲憤不已,應當已經去齊國公府鬨了一輪。

這裡是長安。

齊安林本就因為滴血認親的事,被蕭靜姝擺了一道。

他心裡慪火得很,卻又不能在長安城內公然行凶,殺了孫家的人。

孫洲道出身鄉野,他的妻妾族人,也都不是什麼高門望族,現在頂梁柱都冇了,更是無所顧忌,把鄉野裡那套一哭二鬨三上吊的法子,在齊國公府使了個遍。這樣下去,怎還了得,齊安林心裡壓著火,當即便換上朝服入了宮,而在宮門口,他又“碰巧”遇見了也要入宮,說有要是稟報的石青。

孫洲道是齊安林的人。

這點,許多人都知曉。

如果由齊安林開口,懇請蕭靜姝嚴懲孫洲道家人,那此事雖更易成,齊安林也能在蕭靜姝跟前表表忠心,但其餘跟著他的人,心就涼了。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儘,良弓藏。

孫洲道為齊安林舍了一條命,於情於理,不論孫家人再如何胡鬨,齊安林都得忍著。

但如果這話,是由石青說出來,就不一樣了。

他是“偶然”碰到石青,“不慎”帶他入宮。石青急於表現,說要嚴懲孫洲道家人,而齊安林原本入宮是想要懇求聖人,帶回孫洲道的屍身,但因著石青攪局,他非但未能成功,反而由石青,給孫府家眷招來了禍端……

這般,雖然結果一樣,但對齊安林而言,便無後顧之憂了。

縱然現在,可能有人會在外麵傳著,是他齊安林求聖人降罪孫府,但隻要出去時,他再同石青當著眾人的麵,急赤白臉爭執一番,眾人對他的“誤解”便會儘消。

石青聲音悲憤:“聖人、齊大人。那想要冒充太上皇的男子,說的是一口方言,而非官話,一看就不是長安城內的人。孫洲道將這樣一個人從外地帶回來,必然要將他養在府上。這期間,他的妻妾族人難道會不知曉?知道此事,卻不勸說孫洲道放棄計劃,甚至還幫他保守秘密,這才讓孫洲道今日得以出其不意地將那男子帶出,釀成今日鬨劇。若是孫家人知道忠君愛國四個字如何寫,無論如何也不至於此!聖人,這般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徒,還留著他們作甚?若是讓他們安枕無憂,纔是要寒了那些真正忠君之人的心啊!”

石青句句悲愴。

齊安林在一旁,不斷用袖子擦著汗。

他臉上已是急得通紅,卻隻搖頭歎氣,說不出話。蕭靜姝看著他們,忽然笑了一聲。

石青抬起頭來。

他臉上還有激憤留下的紅暈。

蕭靜姝起身,走下龍椅,將石青親手扶起來。

石青受寵若驚。蕭靜姝歎息一聲,道:“孫府眾人是要懲戒,但,卻不是如石愛卿所言,流放充妓,那樣,未免太苛刻了些。”

“聖人……”

石青著急開口。蕭靜姝抬手,止住他的話。她望一眼窗外,忽然道:“今日午休時,孤做了一個夢。”

石青怔住。

蕭靜姝說:“是太祖皇帝托夢給了孤,讓孤,替他做一些事情。”

石青愣在那裡。

齊安林怔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

他麵上有一絲忌憚閃過。

而此時,蕭靜姝已是雙手背在身後,感歎起來:

“孤是大良第五位皇帝,未能有幸見得太祖真容。但孤自幼時開始,便常跪拜太祖的畫像,以太祖後人的要求來要求自己。太祖是真龍天子,降生到世上時,投胎到了一戶農戶的家中。待太祖建立了大良王朝,壽儘歸天,乃是回到天上,重回仙班。而今日,孤午休時,竟見到了太祖。太祖比畫像上更為神武。他同孤說,他昔日投胎的那戶農戶,曾有旁支,世世代代繼續務農。而他在天上,前些日子感召到,那旁支的農戶,竟有一人因為土地被豪強兼併,過得困苦無依,苟且至極。太祖感應到,那旁支農戶的土地,竟然正是被孫洲道的家人兼併過去的。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太祖感應到此事時,人間已經過去了數年光景。他對孤說,他在天上,時光如梭,或有時不能及時下凡托夢,但旁支農戶的事情,他要孤一定要解決。此外,他還同孤說,他下凡托夢時,知曉了孤今日在明渠旁殺人的事。太祖言道,孫洲道該死,但卻不要過分殃及孫洲道的家人,說完這些,太祖離去,孤還未從夢中醒來,便聽到使監通傳,齊國公來了。”

蕭靜姝說著,情真意切,看向齊安林道:“齊國公可是想要為孫家人求情?此事卻是正合了太祖的意。石愛卿,此事是太祖的囑咐,孤不敢違逆。重懲孫府之人的事,就莫要再提了。還請齊國公和石愛卿,同孤的金吾衛走一趟,一起去將孫府之人都接進宮中來。關於太祖旁支被兼併田地一事,孤要同他們問清楚,如此,纔不負太祖的囑托。”

蕭靜姝聲音溫和。

但看在齊安林眼中,卻是更令他心驚。

石青猶豫著,還要開口。蕭靜姝似笑非笑,看他一眼。齊安林咬牙,對著石青使了個眼色。石青抿嘴,將勸說的話嚥了下去。

石青低頭:“臣,遵旨。”

前有“太祖托夢”的理由。後有金吾衛看著,齊安林和石青不敢拖延。

他們去了孫府,又去了齊國公府,將孫家眾人用數駕馬車一起,帶到宮門口。

金吾衛將孫府眾人單獨看管。到宮門口時,齊安林對金吾衛長史笑道:“傅長史可否讓我同孫府眾人再說兩句?他們初次入宮,我怕出了差錯,惹聖人不快。”

傅行看他一眼,冷笑道:“齊國公難道以為,聖人是弑殺凶殘之人?聖人既召他們入宮,自然不會尋常無事便治他們的罪。”

這話聲音不小。

原本在一旁有些惴惴難安的孫府眾人皆是鬆了口氣。

齊安林臉色有些難看。他深呼吸一口,按下心中情緒,照舊笑起來:“如此,那便辛苦傅長史了。”

傅行帶著孫府眾人入了宮門。

孫府人口眾多,從丫鬟奴婢到主母兒女,約有百人之眾。

養心閣雖大,卻冇有一個大殿好容下這麼多人。

傅行將他們分在兩個殿中,分彆派人看管,而後,將孫洲道的母親、妻子,以及兩個嫡子,一同帶到了議事殿內。

議事殿中,此刻已近黃昏。

蕭靜姝讓人在殿內點了蠟燭,蠟燭火光閃爍,如若白晝。

待到四人被宮人引入殿,被殿內的金碧輝煌閃得不知所措,他們便見,屏風之後,一個穿著黑底金紋長袍,麵容姣若好女的年輕男子,從那處走了出來。

蕭靜姝走出,微微一笑,溫和道:“諸位,便是孫老太太、孫氏,以及孫家兩位公子了吧?”

她頓了頓,道:“孤今日召見你們,乃是受了太祖囑托,你們不必緊張。”

孫家四人麵麵相覷,瑟瑟跪在地上。

他們都已知道,孫洲道被殺,是因為他不敬聖人,口出妄言。

他們出身鄉野。知道齊安林雖然勢大,卻不敢在長安城內公然殺人,加之孫洲道初死,他們心中憤懣,因此纔敢在齊國公府大鬨。

但現在,驟然入得這宮牆之中,跪在天子腳下,他們的生死,都隻在這年輕帝王的一念之間——

他們的心裡,不可避免,後知後覺地恐懼和顫抖起來。

孫老太太頭上都是汗珠。她以往在家中,說一不二,是孫家名副其實的大家長。而此刻,眼前的聖人,聲音看似平和,但先前,他大約就是用這平和的語調,親手殺了她的兒子……

孫老太太蒼老的身體幾乎支撐不住她的重量。而就在此時,一雙手伸了過來。

蕭靜姝神色從容溫和,扶起了她。

“諸位儘可免禮。”

“……太祖同孤說的,便是這些。”

大殿之中,蕭靜姝將先前的說辭又說了一遍。

她說:“大良律例,舉凡為官之人,或宗親世家,他們的土地,都不必納稅。有許多農戶,為著省下這錢,便將土地歸為這些人名下,以求得庇佑。但如此一來,這些農戶不給朝廷交銀兩粟米,卻要給那些豪強些許好處。當收成不好,交給豪強的錢財不夠多時,豪強們便隻得將農戶的土地占為己有,再給這些農戶一些錢財,好讓他們能安穩度過荒年。”

蕭靜姝的聲音很平和。

她皺著眉頭,歎了口氣:“假借為官者和宗親世家的名義,將田地放在他們名下,這些農戶,所作所為,實在可恨!孤知道,孫家也兼併了許多土地,甚至之前,還因著這事,差點定罪。其實這事,自古有之,你們也是為農戶著想,又有什麼不對?最可恨是那些農戶,明明少交了賦稅,還在土地被收走時得了一筆錢財,卻不知開墾荒地,反而是用那錢財坐吃山空,以至於成為流民。實在是愚民難以教化!這件事,孤本不想管,那些農戶落得如此境地,原也是自作自受。但無奈太祖托夢,因此,還需得你們好生回憶,孫家這些年,到底兼併了哪些土地,而那些田地原有的農戶,此刻又在何處。”

蕭靜姝說著,無奈搖頭。

孫老太太猶豫一下,很快答應。

她道:“此事既是太祖旨意,老身絕不敢怠慢。老身這便回孫府,查詢名下,若有田地是從蕭姓之人手中買入,老身便……”

“不必如此。”

蕭靜姝笑了一下。

她道:“都說了是太祖旨意,又何須那般麻煩?孤曾聽說,舉凡世家貴族,家中都有一田地賬本。孤已經派人看管住了孫府。孫老太太隻需告訴孤,孫家的賬本在何處,孤叫金吾衛派人去拿過來,在這議事殿翻上一翻,就能成了。如此,也不必孫老太太再折回孫府,費時費力,怠慢了太祖的囑托。”

蕭靜姝的聲音很溫和。

而孫老太太聞言,臉色卻是陡然發白。

她身後,孫氏和孫家兩位公子,此刻更是抖如糠篩,恐懼得幾乎要哭出來。

孫氏膽顫不已。

她壯著膽子,拉了一下孫老太太的衣角。她小聲道:“母親……”

“閉嘴!”

孫老太太咬牙,重後麵喝了一聲。

蕭靜姝勾唇笑著,從容等待他們的選擇。

田地兼併,前朝便有。

而自先帝以來,愈演愈烈。

各個豪強世家,都有一賬本,記錄了兼併的具體情況。這些賬本,尋常族人無法看到,隻有掌家之人,才能見得。

而又因著田地兼併是敏感之事,而且田地在諸位世家間都有流轉,那些賬本,若是有世家豪強拿出來,給聖人或其他人看,一則是將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兼併之事暴露在陽光下,二則是,那賬本上極有可能牽涉過多,會牽連到許多其他的豪強貴族。

若做此舉,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韙,與全部世家宗親為敵。

孫洲道而今犯下重罪,被蕭靜姝直接殺死。若蕭靜姝真如石青所言,重懲孫家,那孫府眾人,三代之後,還是有為官翻身的可能。

但如果孫家真的拿出了那賬本,樹敵無數,那孫家世世代代,即便踏入官場,也難再成事。

這是世家官場上都默認的規矩。

官場上,再勾心鬥角,撕扯糾纏,在這點上,他們的利益都是一致的。

孫老太太的呼吸濁重。

蕭靜姝狀似不經意地道:“想來,石青和齊國公,此刻還在宮門外,著急等著諸位回去。而孤的時間,也並不多。孫老太太……”

“……聖人。”

孫老太太突然開口。

她抬起頭來,燭光映照下,她滿是溝壑的臉上,此刻滿是孤注一擲的堅決。

她道:“聖人有命,老身不敢不從。隻是,老身懇請聖人,允準老身兩件事。”

“哦?”

蕭靜姝挑了挑眉。

孫老太太道:“其一,是在孫家交出賬本後,還望聖人派人,保護我孫家百餘口的安全。”

“孤允了。”

蕭靜姝從容點頭。此事,孫老太太不說,她也會做。

她要的,不隻是這一本賬本。若是孫家交出了賬本便慘死,那後麵,便再無人敢信她。

蕭靜姝問:“第二件呢?”

孫老太太抿了抿嘴,片刻後,她慘笑起來。

她道:“老身知道,孫家是戴罪之身。但老身的兒子,也是受人矇蔽才至於此,他的忠君愛國之心,老身養他數十載,又怎會不知!齊國公勢大,老身不求聖人為了孫家,治齊國公的罪。但求聖人賜死今日帶劍去明渠的那個太監,也好告慰我兒在天之靈。”

“……哦?”

蕭靜姝眯了眯眼,看著孫老太太,忽然意味不明,笑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